首页 > 创业骗局

大学生刚毕业就想开奶茶店“月入6万”,却赔光父母给的买房钱

来源:

王明本来都心动不已了,但这时候下意识地觉得哪里不对,问对方:“你们之前在网上和我聊的不是20万开店么?怎么又多出来5万?还想让我额外出25万拿区域代理?我是学生,哪里有这么多钱,再说你们现在能从20万变成25万,以后再在哪儿加钱怎么办呢?”

听了王明的担忧以后,招商经理立刻表示,区域代理就算了,并保证开店费用一定能控制在25万以内。同时让王明别担心,国家对他这种大学生有创业贷款,王明可以去申请缓解经济压力。

另外,经理称公司针对大学生创业可以提供一些加盟费优惠补贴。虽然王明毕业了,但是特意帮他申请了一个优惠名额,只要在今日交一万元押金,就可以帮王明把5万元钱的优惠再延期一天。

“机会难得,希望你可以把握。”招商经理说。

限时优惠彻底击垮了王明的防线,他交了1万元选择加盟,但没想到的是,交了钱后,公司就变脸了。

交了定金以后的第二天,王明就收到了招商经理的电话催促。招商经理态度强硬,让王明赶紧把全款打给他,不然过了这一天再交钱,谈好的优惠就没了,并再三强调,如果不想做了,定金不退。

其实,王明在交了定金后,加盟的兴奋劲儿已经过去了,怀疑的种子开始发芽,心里稍微有些后悔。但考虑到如果放弃,等于还没干呢就亏了一万,父母那没法交代,所以王明咬了咬牙,当时就用父母给的买房首付,把加盟费补齐了。

加盟费交完了,还有房租、装修等预计超过10万的费用,王明就想着,经理不是说国家有大学生创业贷款么,赶紧跑去申请,结果发现这贷款的条件之一和技术创新有关系,自己加盟卖奶茶显然不符合条件。

他的心里开始嘀咕了:“招商经理是不知道这个条件?还是知道但故意瞒着自己呢?”

王明想着,好在还有买房首付兜底。但是等真正开始选址装修的时候,他发现投入是个无底洞,25万根本下不来。

首先,选址环节就有一些事先没预计到的花费。王明回忆,公司当时派了个选址经理飞到重庆,来回路费接近1400元、房费200元、工资160元一天、饭钱算下来60元一天,选址三天,成本接近3000元,都由王明负担。

该经理最后在重庆帮王明找了个铺子,月租金1万2000元,转让费7万元。王明非常不满意,他认为那个地方租金高,但人流并没有很高,而且选址经理3天花了他3000元左右,就提供这一个备选,也太说不过去了。

王明甚至怀疑,经理三天就找了这一个地方。

在王明表达了对地址的不满意以后,经理的脸色立刻变了,从中午12点到下午6点,他一直在和王明摆事实讲道理,说选的店铺性价比有多么多么的高,而王明也被他说服了,定了店铺。

一切尘埃落定后,王明算了笔账:加盟费12万元、物料费4万6000元、管理费和保证金各1万元,再加上店铺押金和转让费,店八字还没一撇,就扔进去了接近30万。

2018年12月4日到10日,王明带着招聘的4个店员,参加了总部为时6天的培训。

培训内容本身比较常规,就是老师教着做奶茶,学员跟着做,基本上每半天就能学1-2种两种奶茶制作,公司通过抽查方式检验效果。

整个培训期的吃住成本大概在6000元左右,自然也是王明负担的。

培训结束后就是装修。

装修时王明才发现,公司说好的“赠送5万物料”实际上只送了一个小的水吧台、两个冷藏柜,和一些摇奶茶的工具。

根据公司对奶茶店铺的要求,王明又给公司交了3万7000元装修费,用于订购大吧台及其他奶销售必备的工具,同时自己请施工队改造装修店面,又花了3万1000元。

因为吧台和物料统一从广州运到重庆,又产生了一笔运输费用(王明称设备加物料接近3吨,由一家小物流公司配送,费用到付5000元),导致整个装修成本超过了7万。

至此,店铺还没开张, 王明差不多已经投入了30多万,父母准备的买房首付还不够,不得已又问父母借了一些,加上自己学校时勤工俭学的积蓄,才算把店开了起来。

到开张的时候,王明其实已经后悔的不得了,因为投资比招商经理当时承诺的超过太多了。但他没想到的是,坑的还在后面。

三连坑让他梦碎

开业后的半年里,王明经历了“公司督导员不会做奶茶?”、“店铺经营期只有两年?”、“商标都不是公司自己的?”三大暴击,最终关了店。

大概在2018年12月20日左右,装修基本完成,王明这时候还挺高兴,因为正好赶上圣诞。

他就计划着在圣诞节开业,这样可以做一些好的活动,乘着人流量把自己的名声和品牌打出去。但公司却以开店督导无法到场,害怕王明对于奶茶制作的技艺不精为由、阻止王明开店。

没有办法的王明,只能到圣诞节过后,督导到场。

本来以为督导会好好教他们如何做奶茶。结果王明在公司来人后发现,所谓的督导从不动手,只是张着嘴说。

到了12月底,又面临着跨年夜的好时候,这时候的督导还是认为他们学艺不精,不让开店。但王明这次绝对不会放过跨年夜的好机会,不顾督导的意见强行开业。

这一开业,王明发现了督导的真面目。

本来王明还在安慰自己,督导可能只是为了让他们对做奶茶的理解更加深刻才只动嘴,不动手。

但到了开业时,跨年人流量多,店里人手不够,督导被迫帮忙的时候,王明才发现,这个之前只动嘴的督导其实对于奶茶的制作也不熟练。

他瞬间明白了,所谓的督导在店,其实并不会起任何积极作用。于是在跨年夜后,王明就让督导回去了,自己经营店铺。

跨年夜的兴奋劲儿过后,王明发现自己当初的判断是对的,这个店铺的人流量果然稀少,平日一天勉强能卖个700-800元,周末也就上千元营业额,可以活着,但看不到回本的希望,更不用说赚钱了。

这时候王明发现了一个更惊悚的现实:因为改建,两年后该店铺就不能租了,商户都要搬走。他开始怀疑店铺所在商场的管理人员和所谓的选址经理有勾结。

因为自己当初选址的时候,给管理人员打过电话,咨询过另外一家空着、但是位置更好的铺面,对方却说因为品类保护的原因,该铺面不租给奶茶老板,只有欧本选址经理推荐的店铺才能卖奶茶。


评论(条)
三农致富经 | 关于 | 投稿